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兼职黑社会

章节目录 兼职黑社会第112部分阅读

    ,上边写着八个大字:过河拆桥,杀人灭口

    蓝亿财也吃惊不小,只不过幸好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因此才不会觉得很慌张。法官让人把那块纸牌给撕扯下来之后,觉得还是正事重要,因此便接着宣判:“我庭宣判”

    “等等”法官刚把锤子举起来,就听到林立忽然出手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站在不远处的蓝亿财吃惊的转过头来低声道:“你想干什么你疯了”

    林立看着蓝亿财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却忽然觉得没有这么恐惧了,刚才一直在挣扎,但当他看到观众席上写的那几个大字之后才铁下了心来,因为他知道,以蓝亿财的狼性,等他顺利得到想要得到的东西之后,就会过河拆桥,杀了他灭口反正怎么样都是死路一条,不如摆他蓝亿财一道,好出口鸟气

    法庭上所出现的一幕,让众多人忽然摸不着头脑,特别是那个法官,对林立大声的训斥道:“林立,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样做严重损害了律师的形象,你根本不配当一名律师”

    林立把手上的那份遗嘱几下就撕了个粉碎,对着蓝亿财的头脸就扔了过去,顷刻间纸屑片片,纷扬而落。

    “我做不做律师已经不重要了,蓝亿发先生在的时候对我恩重如山,我不可以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我要举报,我要告他,我要告蓝亿财这个王八蛋和他儿子对我非法禁锢,逼我篡改遗嘱,我要将真相公诸于众”

    “哗~~~”的一下,整个法庭马上了起来,一个个对着林立指手画脚,更多的是喜形于色,这些人都是蓝氏集团的员工,因为他们从林立的出尔反尔之中,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控方律师发现事有蹊跷,于是便不失时机的伸手挥舞了两下,示意大家安静安静,趁着法官都觉得不可思议之时突然大声问道:“林立,你为何要出尔反尔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图,如果真的是有苦衷的话不妨大声的说出来”

    正文 五百一十八章 法官被玩

    更新时间:2oo9124 21:22:51 本章字数:2667

    法庭之上,所有人都被林立给搞得晕头转向了,这个林立一会说遗嘱没有问题,一会又说这是被蓝亿财非法禁锢,是蓝亿财父子两个逼迫他去改的,听得法官大怒。控方律师经验老道,趁着大家都在迷糊的时候抢去了发言权,对着林立大声问道:“林立先生,大家都是同行,有些事情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后果你应该更清楚。”

    “没什么后果不后果的我只是想告诉大家,那份遗嘱是假的”林立作为蓝亿发的私人律师,一向都惹来很多同行的羡慕,在法庭上也干过几单大案子,所以脾气一直也挺牛x,只是这些天被蓝亿财父子给关了去,天天虐待,现在反正说不说后果都很严重,所以干脆豁出去了,捞回点尊严。

    辩方律师这时候出来撑局面道:“假的哼,你以为法庭是你家啊一会说真一会说假刚才文书都已经鉴定过了,那的确是蓝亿发先生的亲笔签名,如果你想说的是签名没变而内容改了的话那更加不可能,因为只要稍有改动,鉴定器绝对会发出报警的。”

    法官也跟着道:“对啊,林立,如果是假的,你为什么要把它撕毁你身为律师难道不知道毁坏证物是要坐牢的么”

    林立哈哈大笑道:“证物,没错,那张遗书上的内容没有改动过,而且也是蓝老先生的亲笔签名,只不过你们都没有想过,当时蓝老先生召见我的时候精神状态很低迷,我怕他支撑不了这么久所以才让他在空白的遗嘱上先签上大名,然后再慢慢的给我说遗嘱内容。当天我把内容都记好了的,打算回到律师楼再仔细整理,打印成铅字,没想到,就在律师事务所楼下,被蓝梦龙带人给抓了去,关在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对我多番毒打,你们看,这就是证据”

    林立说着,把西服一脱,撸起衬衣的袖子,解开胸前纽扣,一道道的伤痕淤青马上就展现在大家眼前。

    “天哪~~还有这样的事~~”庭上的人都忍不住的纷纷议论:“想不到蓝亿财这个人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现得这么中肯老实,没想到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就是啊,真是人心隔肚皮,不小心会吃了你啊”“什么呀,我早就看出来了,蓝家的二爷不是个东西”

    不过,在法庭之上,人情分是没有什么用的,最重要的是要有证据。林立说自己是被蓝家父子囚禁,而且还说身上的瘀伤是被蓝梦龙给打的,那都只是空口无凭。

    法官狠狠的捶打了一下台面道:“大胆林立,先是毁坏证物,然后再诬告他人,本庭马上将你治于亵渎法庭之罪”

    “等等”林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接着哈哈大笑道:“你们想要证据是么好,这就是证据当初我怕自己的记忆力不够,怕有所疏漏,因此特地拿手机把我的老板,蓝老先生的叮嘱过程给拍了下来,大家只要打开笔迹本电脑上的红外线借口,便可以随意打开我手机中的视频文件”

    蓝亿财大惊,如果真的如林立所说的话,那么这次就玩完了

    陪审团有十多个笔记本,听林立这么一说,纷纷用笔记本的红外线功能搜索附近的共享源,果然发现了一个视频文件,用鼠标轻轻一点,逼真的拍摄画面马上就在笔记本电脑上动了起来,而且还有声音同步。

    在这几秒钟之内,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只是仔细认真的听着蓝亿发说话的声音,想要探个究竟。而也就是在这几秒钟之后,法庭之上马上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任你法官如何捶打着惊堂木,就是无法安静下来。因为那些人都是蓝氏集团的人,这回他们总算是听清楚了

    ,集团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由蓝飞来继承,百分之三十拿来做公益事业,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由蓝亿财父子来继承

    台北市高级法院今天算是闹了一出荒唐戏,法官大人被动着一连推翻了几个自己的“本庭宣判”,就连陪审团也被搞的很没面子。法官大人这回是非常的生气了,当场就下令把蓝亿财父子和林立拿下,遗嘱部分,则按手机视频里的内容判下了这个案子,然后在一片嘘声和欢叫声中宣布退庭。

    蓝老太是喜极而泣,蓝飞更是抱头痛苦,只不过他不是因为失而复得的巨额财产,而是因为见到了手机视频里的父亲,一时思亲放声哭泣。

    最后,林立因为在法庭上出示伪证,本来是要被判刑的,但法官念在其悬崖勒马,揭露真相有功,因此赦其无罪,只不过律师执照要立马吊销,免去其律师职务,永不可以从事有关律师方面的工作。

    蓝亿财父子二人被关在拘留室里,虽然没有证据起诉他们的罪行,但是他们两个把法官给惹恼了,于是法官有意要拘留他们二十四小时,然后再放他们出去。

    蓝亿财靠着贴栏杆坐在拘留室的地板上,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眼看着就要到手的肥肉却突然就飞走了呢那个在观众席上留下了“过河拆桥,杀人灭口”的人又是谁呢这个人真是高明啊,知道揣测林立的心理,把他的防线彻底瓦解,激起他的愤怒,让他把心里的火给烧出来蓝亿财没有想到的还有很多,比如一直只关心着书面遗嘱的伪造,却没有想到林立居然用手机把至关重要的画面给记录了下来,而且还当庭踢爆

    蓝梦龙见父亲沉默不语,便在一旁道:“算了爸,大伯肯给我们差不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对我们来说已经很足够了,你别再愁眉苦脸了。”

    “给我闭嘴,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点深谋远虑都没有,一点崇高的理想都没有,你怎么干大事以后我们就要向老太婆讨饭吃了”

    “可是现在事情不是都已经定下来了么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蓝梦龙喃喃自语的道。

    “定下来了”蓝亿财在儿子的头上用力的拍了两下道:“臭小子,你给我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安于现状的人,没有被定下来的事”

    蓝梦龙这才道:“是,爸爸教训得是”

    父子两个正说着,门忽然被人给打开了。一个身材瘦长,戴着眼镜,头顶梳着个汉j头的老头走了进来,身后跟这几个部下。

    “哎哟,程议员呀你怎么来”蓝亿财觉得甚是意外,这个程发是台北区的区议员,以前只跟他吃过两顿饭,没想到他居然找上门来了,莫非是有什么事

    “哈哈哈哈~~我是来看看你,顺便救你出去的,这个鬼地方蚊虫成堆,要你这样的大老板屈就24个小时的话,我怕台北市会损失了不少金钱哟。”

    “哪里哪里”蓝亿财无奈的道:“本来离天堂不远了,谁知道忽然被人摆了一道,掉到深沟里了。对了,程议员,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跑到这个蚊虫叮咬的地方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程发看了看时间道:“这个,出去之后我再跟你说,我先让人保你们出去”

    正文 五百一十九章 江湖大忌

    更新时间:2oo9124 21:23:1o 本章字数:3o91

    蓝亿财虽为蓝家老二,但平时接触的白道人物不多,不是他不想去结交,而是因为别人看不上他,以前集团一有大型活动都会请一些重量级的官员前来参加,只是这些大官们最多只是跟他打声招呼,客套两句,人家真正看得起的是他大哥蓝亿发。

    所以这一次台北区的重量级议员程发过来保释他们爷俩,蓝亿财是非常的“感动”,一出去就要找酒店请客吃饭,而程发在车上就回绝了。

    蓝亿财有些尴尬的道:“这次,多亏了程议员帮忙,否则我这把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挂呢,对了,刚才程议员不是说有事要商量的么到底是什么事只要我蓝某能够办得到的,绝对没个二话”

    蓝亿财以为程发这次是因为一些私人的事情想请他帮忙,所以为了巴结这个政府高官,便拍着胸膛先应承了下来,这个社会要分很多种角色,一个人不可能独揽,有些事情政府的人,或者是自己不方便出面的,就要找别的角色来帮忙解决,这个蓝亿财是精通此道的。

    没想到程发拿了一张女人的手绘版出来道:“不是我有事,是政府有事需要你的协助。”

    蓝亿财道:“这个女人是”

    “这是个女杀手,近段时间我们政府的要员接二连三的被人枪杀,而且是随时随地的被枪杀,杀手戴着墨镜,神出鬼没,非常猖狂,简直就是跟我们叫板,你们高竹帮人多势众,所以想请你们帮我调查调查。”

    “这个这些神秘的杀人组织一般只喜独居,不大喜欢跟人交往的,我们也没接触过呀要查的话恐怕很困难。”蓝亿财思索着道。

    程发道:“那是当然,如果没点难度的事我干什么要找你蓝家二爷呢,你说。”

    蓝亿财忙推手道:“啊哈,不敢当不敢当,程议员还是叫我啊财吧,大家都是好朋友,二爷二爷的太见生了。”

    “那好啊,啊财,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一有什么发现就及时通知我,记住,如果是能带上她的人头的话,我保你这辈子在台北万事不忌,无论你捅出什么样的篓子我都帮你摆平”

    “好的好的,我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蓝亿财父子就这样下了警车,然后目送着程发离开。蓝梦龙摊开手里的画像道:“爸,这个女人好像很面熟,像是在哪见过”

    “什么你见过”蓝亿财紧张的道:“你好好想想,到底在哪里见过,是干什么的如果能把她找到的话,以后我们在台北办起事情来就会顺手的得多啦”

    蓝梦龙想了想,忽然又摇头道:“不是不是,记错了,记错了,不是她。”

    其实蓝梦龙虽然不敢肯定,但也有七成的把握,这个画像上的女人应该跟他看上的那个来去如风的冷艳美女差不多,而且就那女人的个性来看,和杀手这个称号再符合不过了,如今见了这画像,心里不禁想道:这个女人跟我还真的是有缘呐

    “爸,我们现在去哪这个女人,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还是先放一放吧。”蓝梦龙一路跟着他老子快步走着,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个女人什么这个女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另外一个女人”蓝亿财说着,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父子两个上车后,车子一溜烟的朝高竹帮的方向开去。

    在台北机场,一个满脸伤痕的男子拖着个旅行箱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一路东张西望的走到服务台把护照一扔道:“小姐,我要飞加拿大,这个包包分开托运。”

    服务小姐拿过护照,对着电脑连续敲打了几下键盘,然后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道:“林先生请您拿好飞机票,是下午三点半

    的飞机,请不要误机哦,祝您旅途愉快。”

    “拿来吧,啰嗦”林立瞪了一眼漂亮的售票员,然后直接朝厕所走去,他要在厕所里关上门,一直等到飞机起飞前两分钟才出去,这样比较安全点,因为他怕蓝亿财会派人了追杀。

    很明显,这个林立是根本就不懂得江湖大忌的,如果有人要追杀你,最不可以去的地方有三个,一是路边,因为你不知道哪辆车子会突然开过来把你撞飞;二是桑拿按摩室,因为那些按摩女郎会趁你不注意捏爆你的卵蛋然后用把你闷死;三就是厕所了,厕所人少好办事,把你杀了然后门一关,如果尸体不腐臭的话一个月都没人会发现你死在里头。

    所以如果要逃避追杀的话,最好是往人群里钻,不停的走动,不要停留某个地方,以便于识别谁是要追杀你的人,好做逃生准备。

    林立明显是犯了大忌,躲到厕所之后,把门一关,坐到马桶上提心吊胆的等着登机时刻的到来,尽管时间已经不多了,但在他看来,却是非常的漫长,隔个两三分钟又按一下手上的电话看看时间,还以为过了半个小时。

    随着登机时间的越来越近,林立拿手机的手也就越来越抖,因为他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仿佛他等来的仿佛不是登机的时刻,而是死神的到来

    “滴滴滴滴滴~~~”的一串铃声响起,闹铃终于响了,登机时间到

    林立豁然站起,打开卫生间小隔间的门就往外跑,可是很快,就又退了回来。因为一把尖刀顶在了脖子处把他逼得退了回来,后边跟进了五六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道上混的爷们。

    “你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林立明知故问。

    “我们不想干什么,就是想放你的血”拿刀的那个家伙恶狠狠的道。而另外的一个则提醒着说:“大b哥,我看还是赶紧干了他算了,以免夜长梦多啊,万一出个什么事,二爷追究下来的话,我们可担当不起。”

    “去去去,我大b做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老子是风堂堂主,出了事我顶着你怕个毛啊先弄点钱再说。”那个大b哥说完,手上忽然一用力,林立脖子马上被刀锋划破了一点皮肉,血液顺着刀面就滴流下来。

    “林律师,识相的就把钱都交出来,这样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个全尸。”高竹帮有风雨雷电四个分堂,其中以风堂堂主的年纪最轻,身手最弱,但脾气确实最牛b的,所以大家都叫他大b哥。

    “我几位大哥,我给,我把钱都给你们,只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林立说着,忽然用力一推就把拿刀的男人推倒在地,夺路而逃林立不是傻瓜,知道给不给都是死路一条,所以就趁机拼一把。

    只不过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林立出其不意的冲出去,只可惜推到了一个还有好几个人,眼看就可以跑出了门口,可最后还是被抓了回来。

    “妈的敢推我”大b一拳便把林立放倒在地,关上厕所的大门,打算将此人慢慢折磨至死。

    “揍他”大b一声令下,一阵拳头雨马上淋在了林立身上,本来就挂着伤痕的脸这下更是变成了猪头。

    “大b哥,我看他也没什么钱了,还是先杀了再搜好了,不然真的要出事的,这里人来人往我们又不缺那个钱”

    “什么不缺你很有钱啊妈的,每次找小姐都是我给钱,这些钱哪里来”大b说归说,但也真的怕把事情给搞砸了,所以才下令道:“把水龙头打开,把他闷死在洗手槽里。”

    “喂,饶命啊几位大哥我”林立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家抓着头发就把头给

    压到了盛满了冷水的洗手槽里

    忽然,一阵冲洗马桶的声音从一个关着的隔间传来。厕所里还有其他人

    “嘘~~~”大b把手指放到嘴边示意大家不要出声,然后悄悄的走过去,对着那扇合成板的小门一脚就踹过去:“妈的,出来”

    门砰的一下应声而开,大b往隔间里一看,妈的有鬼,不然怎么会没人

    众人都愣了,刚才明明听到里边有拉马桶水箱冲便便的声音,为什么会

    正文 五百二十章 厕所捡到几个男人

    更新时间:2oo9124 21:23:25 本章字数:2889

    正当大b和众兄弟都怀疑见鬼了的时候,忽然听闻头顶传来了皮带扣的声音,一仰头,全都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厕所隔间的木板顶上系腰带呢。乖不得听到水声却找不到人

    “妈的,给我下来下来下来”两个小弟从腰间抽出西瓜刀跳起来就看脚。只见上头那人突然又往零一个隔间里跳了下去。

    “妈的剁了他”大b说着便抬脚又朝那另一扇木门踹去。嘣的一声,门飞了,不过不是往里,而是往外飞,。大b只感到自己的脚好像踢到了一辆急速奔来的面包车头一样,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给震得往后飞跌,撞到了厕所墙边竖着的尿槽上,把一条白瓷尿槽给撞成了两截,瘫软在地不能站起。而那个神秘的人则轻松自在的从隔间里走了出来,朝着那帮人吹了个口哨。

    其他五人见状大惊,深知这等厉害的角色如果单挑的话绝对不是对手,所以便对视了一下,排成一排同时挥刀朝那男人砍去。

    只不过他们的手刚刚挥起,还没有达到最高点的时候,老古的一只大脚已经把中间的一个给踹飞,紧接着迈前一步站成前弓步,突然发力蹬前,张开两个手臂朝着另外的那四个人一个揽抱

    说是抱,但是速度一快,就变成撞了。那四个人只感觉好想被一根铁棍给扫中了胸膛,抵挡不住强大的攻击力,纷纷双脚离地的后飞了两三米,掉落在地。

    老古也不急着出手,反正站起一个打一个林立只看到眼前有一撮人影在快速的移动着,一个膝顶,一个直拳,一个背肘式,外加一记响亮的耳光,那几个看起来胸肌大大块的人就全趴在地上无法动弹了,事情只发生在几秒钟之间,干脆利落,对方毫无还手能力,这个男人非常的强悍

    “妈的,拉个便便都不好好拉,心情都让你们这些王八蛋给破坏了,我靠”老古狠狠的踢了一下大b,然后走过开门,回头对林立骂了句道:“妈的,就你这样的垃圾也配做律师还给我装死是不是小心他们醒过来叫你吃便便。”

    “哦,谢谢。”林立不知道这个厉害的男人到底什么来头,不敢正式老古的眼睛,低头跑出去了。

    “喂,等等”老古弯腰捡了一样东西起来道:“妈的你跑个屁啊机票掉了。”

    看着林立像个过街老鼠一样仓皇逃进了关闸,老古这才离开了机场。其实早就料到蓝亿财会派人来追杀林立,所以特地过来保他一程。因为林立那小子在法庭上的最后表现让老古很满意,一个懦弱的男人在愤怒的时候也是会很强大的,起码林立的那种气势,当时就已经把蓝亿财,甚至是法官和陪审团的人都给压住了,让老古感到非常的有成就感,因为是他在关键的时刻,用“过河拆桥,杀人灭口”八个大字点燃了林立心底里的那把怒火

    一个负责清洁工作的老太婆用力的在门外喊了两声之后,以为里边没人所以拿着个拖把就进去了,没想到一进去就发现几条肌肉男躺倒在那里一动不动,吓得用颤抖的手指放到鼻尖处一探,是活生生的男人于是哈哈大笑:“哎呀~~老太婆今天桃花运来了,发达啦”

    在台北鸡胸岛的蝎子门内,柳三娘接完一个电话之后,气得把后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同时朝着门喊道:“去,把柳飘飘给叫来”

    很快,一头乌黑长发的柳飘飘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低头道:“三娘,你找我”

    “哼”柳三娘怒目相斥道:“你看你干的好事现在你的画像已经被人画了个七分出来了,这都是你种下的祸根,跟你说过几次了

    干我们这行的一定要严守行规,这不是道义不道义的问题,是关乎我们生存的问题就因为你上次不杀那个小女孩,现在恐怕死的要是你啊”

    “三娘我”柳飘飘欲言又止。

    “你想干什么”

    “我我不想干了”柳飘飘低声道。

    “什么”柳三娘一个耳光就扇在了柳飘飘的脸上,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道:“有种你就再说一次老娘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才,我花费了半辈子的心血把你们姐妹三个培养成行业内最顶尖的刺刀,还送你到毒花岛进行技能升级,你居然有胆说出这种话哼,没门”

    “三娘,放了我吧我真的干不下去了”柳飘飘忽然跪到了柳三娘的脚下道:“三娘,飘飘已经替你杀了不少人,所得的报酬都远远超过你在我身上的那些付出啦,你就饶了我,放我走吧三娘”

    “好,你想洗手不干了是吧,我放你走”柳三娘说完,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短星,对着柳飘飘就要扣动扳机。

    “三娘不要”一个人影忽然从门外扑了进来,一把挡在柳飘飘身前道:“三娘,我们都是你的女儿,你不可以这么伤害飘飘姐的。来飘飘姐,快跟三娘认个错,快呀”

    柳飘飘忽然站起,瞪了一眼柳三娘,掩泪而去。柳菲菲,看了看柳三娘,见她好像也没这么么生气了,才追着柳飘飘出去了。

    “飘飘姐,你等等”柳菲菲一路追着跑到了鸡胸岛的岸边,把刚想用快艇离开的小岛的柳飘飘给拦了下来。

    “菲菲,你别管我,我受够了,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我梦见很多死人,他们都躺在那里看着我我是魔鬼菲菲,我们走吧,我们一起走,跑到国外去,再也不要回来”

    “飘飘姐不要这样,认命吧,我们自从杀了第一个人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就算三娘不亲自派人追杀,她只要把我们的身份和资料泄露出去,那我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如果你走了的话,万一三娘要我去杀你到时候我们姐妹都没得做了”

    “那你现在就杀了我”柳飘飘突然拔枪就塞到柳菲菲的手里道:“来呀,菲菲,干脆你现在就杀了我好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忍耐了,我活得很痛苦”

    柳菲菲一把将枪塞回柳飘飘的衣服里道:“好吧,你走吧,如果你真的放得一切你就走,不过你别忘了,你的亲身父母的命都捏在三娘手里呢,她随时会因为你的背叛而杀了你全家的”

    “我没有家,我没有”柳飘飘转身对着浩瀚大海放声痛哭,听得柳菲菲都忍不住落下泪滴,从后面抱住柳飘飘道:“飘飘姐,哭吧,把心里的委屈和苦楚都倒出来,这样会比较好受些”

    其实追出来的除了柳菲菲之外还有一人,柳三娘站在她们身后三十米开外远远看着,听着柳飘飘的哭声随着随着海风一阵一阵的传来,皱着眉头要了要,神色犹豫的走回了孤岛上的院落

    如今是信息时代,村口放个屁,村尾骂声起,只不过这可不是指边远的小山村,而是指地球村是网络让世界变得更小,同时也让人们的视野变得更加广阔了。

    蓝氏家族的财产纠纷案,搞笑律师法庭戏耍三方这则新闻对于满亿财来说,,马上就像超级瘟疫一样瞬间感染了全世界。特别是在台北,大家有事没事都会拿这件事情来笑谈,当做茶余饭后的必修课题,有人说蓝亿财很会装b,大哥死的时候流的那几滴马尿都是装出来的。也有人蓝亿财的手段太垃圾,区区一个律师都搞不顶,真丢道上人的脸。最让蓝亿财气恼的是,居然有惹怀疑,蓝亿

    发是他给杀的,为的是夺财,更有人说其实是因为一个女人,因为他蓝亿财色恋嫂嫂多年

    正文 五百二十一章 新春特辑

    更新时间:2oo9128 21:28:57 本章字数:2556

    要么怎么说人的贪念是无止境的呢,蓝老太在法庭上的时候只希望老头子在遗嘱中,会把蓝氏集团留给她们母子俩,如今如愿以偿了,但是回到家里想想又觉得可气,气的是死鬼居然到死了还惦记着给他的兄弟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好让他的胞弟可以不愁生活,不愁吃穿。

    可是生气的又岂只是她老太婆一人还有一个更贪心但是却更加失望的人在盯着她的家当。因此蓝亿财在家里坐了半天,一句话都不说,直到天黑之时,才打电话把雨堂堂主给叫过来。因为风堂堂主太失败了,让他干掉个手无缚鸡之力律师都办不到

    第二天一早,蓝老太和蓝飞正在用早餐,管家进来了,道:“夫人,有人求见。”

    “什么人呐说我没空,等下还要去集团开会,如果是客户的话让他改天吧,今天不行。”蓝老太说着,便转过头来吩咐蓝飞道:“等一下到了集团你就按我吩咐的去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要注意一点,多看我的眼神行事。”

    “知道了母亲。”蓝飞低头吃着油条,看都不看蓝老太一眼,因为他感觉很不爽,但是又不可以说出来。

    管家刚想退出去,就听到外边好像吵起来了,蓝老太觉得奇怪,问道:“到底是谁胆敢跑这里来闹事”

    “夫人,是少爷的朋友,古枫。”

    “什么是故兄弟来了”蓝飞一听是老古,马上抬头,一脸的兴奋不已,把油条一放就要出去。

    “给我站住你要去哪我跟你说飞儿,从今儿开始,没有我的准许不准你随便跟外边的人接触,听到没有你如今贵为蓝氏集团的总裁,身家上千亿,外面那些闲人岂是想见就见的也不怕没了身份万一碰上个歹人把你绑了去,你让我这个老太婆如何是好管家,让他进来吧。”

    管家一出去,很快便把长发盖耳的老古给带了进来。老古今天的打扮比前一次显得更加的洒脱,奔放,让蓝飞眼前一亮,感觉仿佛古某人一下子年轻了许多年。然而同一个打扮却有人喜欢有人厌,蓝老太就最看不惯这种打扮的人,吊儿郎当的,衣服上到处都是口袋,一件衣服就好像是东一块西一块胡乱拼凑而成的,这种人让她觉得一点也不稳重,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差远了。

    “蓝夫人,飞哥,几天不见,过的可好”老古进来之后也无需邀请,很自然的就坐到了餐桌的边上,靠到了蓝飞的旁边。

    “嗨,古兄弟,我以为都看不到你了呢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蓝飞说到这,忽然发现母亲正瞪着眼睛盯着他,于是便只好把剩下的半截话给吞了回去,同时把搭在老古肩膀上的手放了下来。

    “是你,你回来干什么”蓝老太觉得很是意外,冷视着老古,语气非常的不友善。

    老古呵呵笑了两声道:“没什么,我跟飞哥约好了的,我一有时间就会回来看望他,是吧飞哥”

    “呵呵,是,是我们约好了的。”蓝飞小声帮腔道。

    “闭嘴”蓝老太把手中的碗筷放下来,一副谈判的语调道:“古枫,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想你是因为蓝飞继承了他爸爸的遗产所以你才来的吧我有没有说错”

    老古也非常认真的道:“没错,确实是因为飞哥继承了大笔的遗产,所以我才回来找他。”

    “很好,比起那些伪君子,我还是比较欣赏你这些敢作敢当的真小人。”蓝老太说着,转头对蓝飞道:“听到了吧飞儿,亏你还一直把人家当什么重情重义的兄弟朋友,这天下间恐怕只有你一人才会这么想啊,人家是看中了你的财产。”

    蓝飞一脸愕然的看着老古道

    :“古兄弟”

    老古连连摆手道:“你错了蓝夫人,我不是看中飞哥的财产,而是因为害怕飞哥继承了亿万家产之后会遭遇不测,我把飞哥当兄弟,所以才赶回来护驾。”

    “哼,如今这些人,当强盗的,还要搞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好吧,古枫,把你的要求说出来,不要再拐弯抹角了,你救过飞儿的命,你把条件说出来,我一定答应你如果你还是要说什么为了保护我的飞儿的话,那就免了,我蓝家保镖多的是,用不着你帮忙。”

    “什么”老古觉得很好笑:“蓝夫人不是在开玩笑吧就你们那些个烂番薯臭鸟蛋的,顶个屁用啊这人并不是长的大块,然后带个墨镜就表示很能打的,小心到时候一个个贪生拍死的逃命,把你们丢在一旁。”

    “够了,古枫,你凭什么说我的人是烂番薯臭鸟蛋你自己很厉害么要不要和我手下的人玩上几把”

    “不用了,蓝夫人,既然你这么不信任我,这么提防我,那我也没有办法,只不过蓝夫人,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管家,送客”蓝老太看都不看老古一眼,端起茶杯自个喝了起来。

    老古见这个老太婆居然的如此的防备自己,只好起身告辞道:“蓝夫人,我再说一次,你的那些保镖真的是看不住飞哥的,我怕你到时候会后悔啊,蓝亿财的手段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所以凡事多留几个心眼,多派几个帮手来保护飞哥。”

    蓝老太一副就是不想跟你说的神态答道:“我们蓝家的事情,我老太婆自然会亲自把关,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来费心,请吧。”

    “外人”老古想起来就气,这到底谁是外人谁心里有数,只不过老古没再说什么,临走朝蓝飞做了个手势拜拜,走得很潇洒。

    “夫人,那个古枫也太嚣张了居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嗯别说了,其实那人确实不简单,只不过我不喜欢他在我们面前的那副牛气冲天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他好像对我有些敌意。”

    “母亲,古兄弟确实是很能干的人才,我就是不明白,你怎么就这么讨厌他,如果不是他当初帮忙,我早就死了”

    “飞儿,以后不许你再跟这个人来往,虽然他救过你的命,但如果他肯接受报答那也就算了,可他居然对几千万毫无感觉,这样的人要么就是傻子,要么就是他心里惦记着的会更多,这个世界上是绝对不有有什么真正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朋友,你认为他会是傻子么”

    蓝飞又开始低头吃东西,蓝老太忽然道:“算了算了,不吃了不吃了,心情都让那个古枫给破坏掉了,管家被车,我们去红星集团。”

    正文 五百二十二章 停车场里的老贵妇

    更新时间:2oo9128 21:29:19 本章字数:2849

    蓝老太的车子从凤凰别墅区开出来之后,一个贴身保镖提议道:“夫人,其实想想刚才那个古枫的话也不无道理,二爷那个人心狠手辣,而且一直都认为蓝氏集团是蓝家的家族企业,理应由男人来接管,他一直都不服夫人您掌控着这么大的集团,加上如今他只分到了不到百分之二十恐怕”

    “恩,你不说我也知道,蓝亿财是条恶狼,一直盯着他大哥这笔遗产呢,一有机会他肯定会出来搞事,所以我们要步步为营,飞儿,以后凡事不要擅自做主,省的被别人利用。”

    “知道了母亲。”这句话蓝飞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他现在一点自主都没有,唯一能说的就是知道了母亲。,活的一点都不潇洒,就像个傀儡,而他的母亲则只管垂帘听政,丝毫不管他的感受,让他忽然很想念刚刚入土为安父亲,因为老头子对他是完全不一样。

    “等等,司机,你怎么把车拐进来了你知不知道走这条道要多浪费我几分钟的时间啊你怎么开车的如果不想干了可以滚~”

    司机急道:“夫人,今天周杰伦在万花广场搞签名销售会,从刚才那个方向过去</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