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兼职黑社会

章节目录 兼职黑社会第111部分阅读

    等我和香港红星集团都做了充分的准备之后你却忽然把徐小薇给召了回来,没有她的银行证书密码,你不是存心让我们爷俩死在那边么违约是要死人的”

    “什么徐小薇回来了”蓝老太说着,朝着自己的那些亲信望去,那些亲信们均一个个的摇头表示不知情。蓝老太忽然上前两步,逼到蓝梦龙的跟前,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对视,蓝梦龙心底一凉,任他怎么冷静,怎么想着不露半点破绽出来,但一对着蓝老太那双锐利的老眼之时,便开始浑身不自在的微微颤抖,很明显是心中有鬼,不打自招。

    老太婆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蓝亿财知道儿子这次是露出马脚,但好在无凭无据,因此便趁着儿子没有完全崩溃之前把儿子拉到了一边,道:“大嫂,梦龙年纪尚轻,你这么盯着他看会把他吓坏的,都是一家人,我看大嫂就不要为难我了,把银行证书给我吧。”

    “滚马上给我滚,立刻滚出去”蓝老太忽然歇斯底里的一声大吼,一双眼珠子仿佛就要瞪得跳离了眼眶一般,而且眼白充血,布满了血丝,蓝亿财纵然经历过各种的场面,但还是被老太太的这双眼睛给震住了,良久才气呼呼的摇了一下头,然后带着儿子离开了。

    蓝老太等蓝亿财父子离开之后,忽然心情沉重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眉头紧皱,满带悲痛的捶胸顿足道:“小薇呀,都是我老太婆害了你啊”

    蓝老太有两个心腹,一男一女,徐小薇现在估计已经凶多吉少,剩下的一个见到蓝老太这般痛苦,便转身欲走。

    “站住,啊荣,你想干什么”

    苗荣拽紧了拳头道:“夫人,我找人去收拾蓝亿财那对狗父子,否则难消我心头之狠”

    蓝老太道:“唉,你先不要冲动,如今高竹帮风雨雷电四个分堂都是那个畜生的人,我们斗不过他的,只能慢慢想办法。”

    “那现在怎么办小薇肯定是不肯交出银行证书所以被那对禽兽父子给杀害了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逍遥法外”

    蓝老太摆了摆手道:“听我的,先报警。”

    老太太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苗荣只好掏出电话报警。可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医院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什么你说什么恩,知道了马上来”苗荣把电话一挂道:“不好了夫人,董事长他他他已经”

    “不用说了”蓝老太,脸色忽然变的死一般的苍白,转身对蓝飞道:“你还等什么快点去医院啊,你爸爸他死啦”

    蓝飞一听,尽管早有心里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觉得仿佛遭受了五雷轰顶,电得他整个人都要傻了,虽然身处豪门,但从小到大就只有父亲一人是在真正的关心他,护着他,他的心里也最爱父亲,如今父亲一去

    蓝亿财父子出了蓝家别墅之后,开车往高竹帮的总舵赶去,因为今天越了风雨雷电四个堂主前来开会,打算对帮派做一些安排。

    蓝梦

    龙想起刚才蓝老太太的眼神,还有些后怕道:“爸,你说,老太婆她到底是什么变的,一双眼睛盯得我心发慌,那笔钱我们也别想要了,她肯定不会给的,我们是白回来了。”

    “白回来哼,臭小子,怎么会是白回来我们不回来的话那老太婆跟徐小薇联系不上还不得闹个天翻地覆啊现在我们把刀口给她拿,反将她一军,一口咬定徐小微是被她召回了台北,就算她知道徐小薇那个野丫头是在我们手上出事的,无凭无据她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另外,我还让人赶在我们之前用徐小薇的护照飞回了台湾,她报警的话条子一调查,那真没我们什么事了,捕风捉影这种事,条子是绝对不敢加在我蓝亿财的身上的。”

    “唉,那我们现在只好在台湾先躲一阵子了,仇少杰肯定会把我们的手机打爆的。”

    “躲哼,一点志气的都没有,躲能解决问题么”蓝亿财又开始教训儿子道:“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刚才见个傻蓝飞好像和老太婆闹翻了,这可是个好机会。”

    “爸,你是说,绑了他这样不大好吧”

    “哼,想要得到蓝家的江山,就得不择手段,你以为古代君王的那些江山都是人家拱手相送的哪一个不是踏着满地骷髅走上的皇位我跟你讲臭小子,千万不要跟人家讲什么良心,那玩意一文不值,只要手里有了花不完的钞票,别人才会尊敬你,才会服你,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世界好好记着吧。”

    此时,一个电话打进了他们的小车,蓝亿财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按了一下接听道:“说。”

    “蓝亿财先生么你快来吧,蓝亿发先生去世了”

    “什么”蓝亿财把手机一合,转头道:“去医院,医院的人说你伯父去了,我们要赶过去探个究竟。”

    蓝亿财父子来爱新觉罗医院的特殊护理病房的时候,却发现医院门口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轿车,看来护士打给他的这个电话是太晚了一些,蓝氏集团的大小官员几乎全来了,蓝老太也已经到了病房中,蓝飞那个傻小子正伏在蓝亿发的身上嚎啕大哭,哭声惊动了整座医院。

    蓝老太小声的问主治医生道:“你说,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可以安排动手术的么为什么不肯努力一点留住他”

    蓝亿发的主治医生此时是面如死色,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滴流下来低头道:“对不起蓝夫人,我们已经尽力了,本来是打算昨天安排手术的,可是病人的血管淋巴结突然提前恶化,我们蓝先生的过世,我们也感到非常的悲痛,请夫人节哀。”

    “大哥~~~你好狠心呐~~”蓝亿财一声哭嚎,分开人群冲了进去,跪在病床边双手紧握着蓝亿发的手,脸上是老泪纵横。

    那个主治医生见状,悄悄的想要开溜,蓝亿财忽然站起,一脚扫到医生的后膝处,把那医生扫得跪在了地上,然后大力的刮了几个耳光骂道:“妈的你个废物,天天往你们医院砸这么多钱你连个人都保不住,要你何用”

    主治医生知道这是蓝家二爷,蓝家背景复杂,因此连吭都不敢吭半句,只是用手捂着脸面,尽量避免被打伤眼睛。

    “够了少在着猫哭耗子,人活着的时候不见你来看过两次,人死了你倒是会认亲了,你就不能让他去得安静点”蓝老太缓缓的坐到病床边,伸手触摸着蓝亿发干枯的脸,满眼泪光的对手下人道:“去吧,回去给老爷安置灵堂”

    正文 五百一十四章 一盘未下完的棋

    更新时间:2oo9121 21:54:26 本章字数:27o5

    蓝亿财一听蓝老太说,让手下人去给他大哥哥准备灵堂,便出声阻止道:“不用了,嫂子,哥哥去世,身后事当然是要我这个做弟弟的亲力亲为,其他的人根本没有资格”

    蓝老太明知蓝亿财不是出自真心,但他们是亲兄弟,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蓝亿财比她更有决定权,于是只好让他去着手操办了。

    蓝亿财带着儿子出去之后,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接着父子两个便回到蓝家别墅,认真的给死去的蓝亿发布置灵堂。期间,仇少杰有打过电话来追问为何他们父子俩突然返回台北,合作的资金怎么都是红星集团来垫支。本来蓝亿财还为这事烦恼过,不过现在正好有借口了,说是兄长去世,因此要回来两三天,至于资金方面请他不要担心,以后需要再多都没问题

    蓝亿财这么说,其实是打心里已经吃定了蓝家的这片家业,他才疏学浅,也从来没打算过要如何去把集团抢过来经营,他只知道如果蓝氏集团到了他手上的话,哪怕是马上关门,那他这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蓝梦龙有些不明白,好好的下人不用,干嘛非得亲自给一个死去的人布置灵堂,难不成一个死人还会感激你不成因此动作有些懒散,动不动就呼喝蓝家的佣人过来帮忙抬抬扛扛。

    蓝亿财借故走到蓝梦龙的身边道:“臭小子,说你是驴你就是驴,死人虽然不能说话,但很多人都会看得到的”

    知道第二天,披麻戴孝的蓝梦龙这才明白为什么他老子要亲力亲为,原来为的就是满大街的报纸,满台北的电视都能看到他们父子两个为了给蓝亿发布置灵堂累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尤其是他老子蓝亿财时不时的用手去擦拭眼角的泪痕的样子,都被各大报刊给刊登了大特写,上边还有他老子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谈话:

    记者:请问蓝亿财先生,蓝亿发先生的逝去,到底是突然病发还是顽疾已久呢

    蓝亿财:其实家兄是顽疾已久了,我们早就有心里准备,这几个月我时刻陪在他的身边,希望他能够顽强的战胜病魔,可是到头来还是胜不过天。

    记者:蓝亿财先生,外界都很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蓝亿发先生一走,那么庞大的蓝氏集团将会由谁来来接手呢您有过要接手蓝氏集团的想法么

    蓝亿财:我完全没有,因为我知道我不是那块料,根本管理不来,至于是由谁来接任的话我想应该是我的侄子蓝飞,子承父业很应该啊,但是到底是谁,还的看遗嘱,听说我兄长早已立下遗嘱选定了接班人,如果不是我侄儿蓝飞的话,那也许就是我的儿子蓝梦龙,我兄长在的时候一直很赏识梦龙,说梦龙比蓝飞聪明得多,让蓝飞向梦龙学习学习,其实我觉得怎么可以呢,毕竟蓝飞是哥哥,梦龙是弟弟,我们蓝家是大户,一向很注重规矩的。

    蓝亿财在记者面前的乱吹乱擂,自始至终都向大众阐述着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和兄长感情很好,而且兄长很喜欢蓝梦龙,比喜欢蓝飞要多

    蓝老太一干人等知道蓝亿财的目的是什么,那些记者很明显是被蓝亿财给收买了,排版的时候在字里行间还加了少许的感叹,感叹兄弟情深却不能携手同老,感叹昨日兄长今日已亡魂。

    蓝老太很生气,但却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今天是老头子下葬的日子,再不高兴也得先忍耐。况且不管蓝亿财在媒体面前的得分是多少,最重要的还是要看遗嘱。所以蓝老太昨天一听到医院打电话过来通知老头子已经病故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四处寻找律师楼的林立律师,只可惜直到现在还没见其踪影。

    蓝亿发下葬

    了,就葬在公墓花园的最佳位置,一尊名贵的白玉棺材下去之后,先是蓝家亲友团每人抓一把松土撒在棺材上,然后再由葬匠们用速干混凝土一层一层的把大坟给建了起来,时间只花了十多分钟。

    光溜溜的来,光溜溜的走,逝者已矣,一方豪富就这么入土为安了,活着的人很快就会将其忘记,人们只会去关注其留下的庞大财产到底落入谁手。前来拜祭的客人当中,又几人是为悼念而来的呢或许都是为了那庞大的蓝氏集团而来的吧

    众人皆已散尽,却有一人独步走到新坟前,双膝下跪,焚香哀悼,一直无父无母的人,本以为上天有眼,将其带回父亲身边,只可惜父子俩始终没能有相认的一天。

    老古悼念完毕之后,干脆盘腿坐于坟前,拿起坟前的酒壶仰头便喝。直至把酒壶里的酒全给喝光了,才停了下来,将酒壶随手一扔,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象棋,把棋盘摆于坟前,排好七子对杀阵,喃喃自语道:“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开口叫过爸爸,没想到要等你入地了之后才有机会叫。爸,你放心,蓝家的这盘棋,我会替你下完”

    一个负责看守墓地的老头见居然有人坐在蓝家的坟头喝酒,觉得奇怪,所以当那人走了之后便过去看了看,一眼便看上了那个棋盘。这可是用大理石做成的象棋,雕工精良啊。所以眼看四下无人之后,边把棋子给收了,打算改天在别人面前拿出来摆显摆显。可是当他的手指捡到那颗“帅”子时,忽然发现这颗帅印已经被深深的按入了混凝土当中。

    老头一惊,怎么可能这些可都是会快速变得干硬的混凝土,铺上五分钟之后人踩上去绝对不会留下印记的,可这颗棋子怎能么就能深陷其中呢而且这颗“帅”字就背对着墓碑,其他棋子全给捡去之后,这颗帅棋就显得非常的孤立,但是却有一种稳坐江山的感觉,老头子不觉的就产生了畏惧之心,赶紧把棋子都给摆了下来,双手合十的对着蓝亿发的墓碑道:“不好意思蓝先生,见怪莫怪,我只是一时贪玩,如果有得罪之处请多多原谅”

    其实一般人又怎么会相信,一个活人会达到这样的一份功力

    离开墓地之后,蓝亿财假惺惺的让人送了份礼物给蓝老太,让她节哀。而另一边则吩儿子去高竹帮总舵的一个秘室里把律师林立给提出来。

    被拉到蓝亿财面前时,天才律师事务所的林立已经被折磨得几乎不成人形了,好在嘴巴还能说话,这一点是蓝亿财比较满意的。

    “看着我,知道我是谁么”蓝亿财用手指头去碰了碰那张脏兮兮的脸。

    林立没有吭声,只是低头看着地面。忽然被人从后面抓着头发就把头拉了起来,让他不得不面对着眼前之人。

    啪啪两声,高竹帮的一个小弟左右开弓把林立打的是火冒金星,那张脸都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了,肿得像个猪头,现在旧伤没去又被开打,马上就痛得林立哇哇大叫道:“知道知道,你是蓝家二爷二爷饶命,二爷饶命啊。”

    “好啊,我蓝亿财一向很讲信用的,只要你放聪明点,我不但放了你,我还重重有赏只不过听说你很不识相啊。”

    “二爷,你放过我吧,我们当律师的要讲职业操守,不可以随意篡改客户的遗嘱,否则会遭天谴的”林立嘴角流血道。

    正文 五百一十五章 象过楚河

    更新时间:2oo9124 21:22:o2 本章字数:2766

    “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说什么职业操守你不觉的很搞笑么”蓝亿财忽然一脚踢中了林立的腹部,把林立给踢的抱着肚子蹲下之后,笑吟吟的道:“去你的职业操守,连命都快没有了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说职业操守”

    蓝亿财说着,还想起脚,忽然听得林立求饶了:“蓝二爷饶命,不敢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哦,这样才对嘛,让你林大律师开窍可真他妈难,哈哈哈哈~~早点开窍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嘛”蓝亿财手一挥道:“带他去洗洗,给他换过一套名牌西服,然后让他干活”

    “是,二爷。”高竹帮的小弟很快就找来了一个公文包,一下子扔到了律师林立的面前。林立用沾满了自己血迹的双手颤抖着把包包打开,发现手机里居然有五十多个未接来电。心想也许是律师楼打来的,所以便不想去理会,可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蓝亿财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林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勾了勾手指头,让林立把电话给他。林立不得不照办,再不识相的话这口气就喘不到晚上了。

    蓝亿财接通了电话,很快就听到对方用喜出望外的语调喊道:“喂,林律师,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在哪你赶紧到蓝家别墅一趟,全世界的人都在等着你呢。”

    “喂,是苗荣吧,我是蓝亿财,请你转告我大嫂,林律师我已经找到了,让她放心,明天林律师会在集团进行遗嘱宣读仪式,到时候会有不少的新闻媒体的朋友到场观礼。”

    蓝亿财话还没说完,对方的电话就挂了,蓝亿财得意的j笑了道:“老太婆,这回我看你是不是还跳得起来”

    老头子入土为安之后,蓝老太一直是坐立不安,因为林立的失踪使得老头子所立的遗嘱让人无从知晓,如果不趁早把遗产给拿下的话,蓝亿财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使出各种j计来争夺,而遗产的争夺战一旦开始,无论输赢,都会有死伤。

    “苗荣怎么了刚才是不是找到了林律师是就让他十万火急的赶过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夫人,这回恐怕要出事了,虽然林立的手机是打通了,但是接点话的人是是二爷他”

    “你说什么”蓝老太拿在手上的书本一下子掉落在地,啪的一声,使本来就没人说话的蓝家大客厅显得更加的安静了

    苗荣没有说话,但是蓝老太从他的脸上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自己刚才没听错,是蓝亿财一早就把林立给绑了,怪不得一直找不到人,原来是有人快她们一步了。不用说的,蓝亿财那个畜生把林立给绑去的目的就是要篡改遗嘱,这个谁都可以想得到,但是谁都没有办法。

    “太太,我们现在怎么办二爷摆明了是要抢夺遗产,难道我们就看着他得逞么”

    “那我们有什么办法”

    “找人去把林律师抢出来,搞清楚状况,老爷这么多兄弟,我就不信他们不肯帮我们。”

    “唉”蓝老太叹气道:“别提那些兄弟了,自从老头子病倒在医院之后,高竹帮里风雷雨电四个堂口的堂主都让蓝亿财给换了,现在的高竹帮里的兄弟大多都得到了蓝亿财的好处,要想请他们去对付蓝亿财的话,那就等于是拿刀割自己的脖子”

    “夫人,照你这么说,,那蓝氏集团不就真的完蛋了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没办法,现在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不过只要没到最后,我们都不要轻易放弃。”

    正当蓝老太浑身乏术之时,管家急忙走进了客厅,递了个手机过来道:“夫人,刚才邮局的人送了个小礼盒过来,说是给夫人您的,所以

    我就代你签了名。”

    “礼盒”苗荣感觉事情好像不大对劲,正想问清楚一点,忽然就听到盒子里传出了嘀嘀嘀的声音,马上脸色大变,“夫人小心”跨前一脚就把盒子踢飞,并且伸手把蓝老太给抱倒在地上。

    外边的保镖听到里边传出了大动静,赶紧一窝蜂的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苗荣那小子把蓝老太给压在了身下。

    苗荣这才觉得姿势并不怎么雅观,于是只好站了起来,然后把蓝老太扶起道:“对不起夫人,我还以为那个是礼盒炸弹,所以才多有冒犯请夫人恕罪”

    蓝老太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些快去看看那礼盒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夫人”苗荣小心翼翼的朝那个礼盒走了过去,拿起墙边的吸尘器就推了过去,撞击几下之后,发现没什么动静了,这才放心的走过去把盒子捡起,轻轻的打开一看

    “啊~”一个女佣看到苗荣把盒子打开的时候突然一声尖叫,吓得苗荣手一抖,盒子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众人都让这个女佣给吓傻了,本来神经就绷得很紧,再这么一搞,当盒子再次掉落之时,大家都忍不住毛骨悚然,汗流浃背,如果是炸弹的话那打开盒子肯定就触动了开关,再这么一摔再多的人都能把你给炸死。

    只不过这次大家都白吓到了,盒子摔下去之后掉了个东西出来,不过那不是什么炸弹,而是一部精美的手机。

    苗荣把手机拿起来,莫名其妙的道:“怎么会有一个手机呢”

    翻开一看,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几个大字:您有一条新的短信。

    苗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那个声音是短信的提示音,搞的他还神经过敏的以为是礼盒炸弹,莽撞得非礼了一把老太婆。

    “到底是怎么回事”蓝老太把手一伸,拿过了苗荣手里的手机,顺着打开了那条短信,只见短信上边显着四个字:笨象过河。

    并且还有落款留名:蓝老先生的一个秘友。

    “笨象过河”苗荣在一旁看着老太太手中的短信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蓝老太咋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就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这个人所说的,是一盘象棋”

    苗荣还是不明白:“象棋夫人,那他到底是什么意哦知道了,象棋中的象只能在营地防守,不可以过楚江,这个人的意思是要我们放弃防守主动出击”

    “恩,其实他应该是想告诉我们,不要按套路出牌,这样才会打乱对方的阵脚,让对方胜得没这么容易,唉,想不到老头子还有这么一个好朋友,看来我们有救了。”

    苗荣一听夫人说有救了,就知道来太太已经想到了应付之策,于是问道:“夫人,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去做我们的这只象要怎么样才能飞越楚河呢”

    蓝老太没有回答苗荣的问题,只是喃喃自语道:“老头子这个朋友怎么会对我们蓝家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有机会的话还真的想见上一见,这个朋友不简单呐,这次帮了大忙了。”

    老古在道上混迹了这么多年,当然会想得到蓝亿财会以什么样的手段来谋取江山,因此早就想好了应付之策,只要蓝老太按照他所说的去想的话,那么以她的精明应该会想得到他所要表达的意思

    正文 五百一十六章 公堂上的神秘人

    更新时间:2oo9124 21:22:22 本章字数:2424

    蓝亿财父子俩和林律师在他们的豪华住宅里开怀畅饮,说是开怀畅饮没错,只不过开怀的只有蓝家父子,满脸臃肿的林立在喝酒的时候那是非常的心惊胆战,因为他不知道蓝家父子到底还会对他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

    蓝亿财见林立喝酒的时候一直低头不语,于是便出手用力的在台面上拍了一下,砰一声响把林立给吓得抬起头来,满眼的惊慌。

    “哈哈哈哈~~”蓝亿财哈哈大笑道:“林律师,世界是这般美好你为什么一副死了老娘的样子来干杯,这次你帮了我的大忙,等我顺利接手了蓝氏集团的家业,亏待不了你,明天就看你好好表现了”

    “是,谢谢二爷,谢谢梦龙兄弟干杯”林立此时就像是摆在枕板上的一刀菜,人家爱怎么切就怎么切,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忽然,高竹帮的一个小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道:“不好了二爷,条子把咱这里已经统统包围了。”

    “什么”蓝梦龙一脸紧张的站了起来,蓝亿财却出手稳住道:“你怕什么没见过大世面,无非就是老太婆报警说林律师被我们囚禁了么现在林律师好好的在我们这做客,有什么好怕的你说是不是啊林律师”

    蓝亿财说完,转过头来看着林立,林立赶紧点头道:“是是是,二爷又怎么会囚禁我呢,明明是我来二爷家做客。”

    林立话刚说完,就发现七八个条子穿着高底警靴哒哒哒的走了进来,对正在喝酒的几个人道:“你们谁是蓝亿财,谁是林立律师”

    “放肆居然敢跑来我的地方撒野,你哪个局的”蓝亿财一脸生气的道,人却没有站起来。

    “你就是蓝亿财吧不好意思,我们不是哪个局的,我们是台北高级法院的庭警,有人告你和林立串谋,试图篡改蓝亿发先生的亲笔遗嘱,法庭正式对你们进行紧急传唤,请你们马上跟我们上庭辩解。”

    “什么告我们篡改遗嘱这遗嘱都没有对外宣读,你们凭什么说我们篡改”蓝梦龙怒目相斥道。

    一个庭警忽然冷笑道:“哟呵,听口气,这位先生就是林立律师了要不然怎么会对遗嘱的事情这么清楚如果不是林立的话,那这遗嘱还没公开,怎么就会难道你们果然在合谋”

    蓝亿财暗骂儿子是个蠢猪,差点就抛出把柄让人抓在手里,这庭警随时都可以把自己听到的做为呈堂证供的。于是便瞪了儿子一眼道:“你给我住嘴,这摆明了是误会嘛,既然有人要告,那就让她告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说是不是呀林律师”

    “是是是,二蓝先生说的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蓝亿财和林立同坐在一辆警车上,在两辆摩托车的开路带领之下,呼啸着警笛赶往台北市高级人民法院。

    一路上蓝亿财沉默不语,冥神凝思,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个老太婆居然会这么厉害,本来以为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虽然老太婆知道林立现在被他囚禁,但是无论是动用武力还是报警,他蓝亿财都不会害怕,动武的话老太婆的那些保镖根本不堪一击,报警的话无凭无据,自己还可以反过来告他们进行人身攻击。只要明天带着林立到集团把遗嘱宣读完毕,然后再让自己的儿子趁热打铁的当着集团领导层做一个口头企划书,以提高员工福利,提高积极性,从而推动集团加速运转,大家共赢的思想为核心,把员工给稳住,然后再让媒体给大肆宣扬一下,那就万事大吉。如果蓝老太敢不服的话,自己做为蓝家老二便会以“不得违背大哥遗愿”为番号将蓝老太逼至死角,届时,天

    下已定,自己掌管着黑白两道,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只是万万没想啊老太婆不肯乖乖就范,先他一步抛出了杀招,打乱了他的阵脚,让事情陷入了扑朔迷离的境地,他甚至怀疑老太婆到底还会耍什么鬼心机,一向都知道老太婆不是省油灯,但今天总算是真正领会了。

    果然,蓝亿财也没有想到,蓝老太居然还通知了各方媒体,当他和林立被“请”到法院门口的时候,数不清楚的闪光灯便对着他们卡卡擦擦照个不停,把他照得心烦意乱。

    当众人都各就各位之后,随着法官的一声开庭,偌大的法庭上马上便安静了下来。

    蓝老太站在对决台的右边,而蓝亿财和林立则分立在左边的方形小隔栏里。

    法官照本宣科的道:“今天在本庭开审的,是关于梅少芬女士状告蓝亿财先生和林立律师合谋篡改遗嘱一案,双方律师可以开始了。”

    一个身系披风的家伙从律师席上走出,不紧不慢的对蓝老太道:“梅少芬女士,请你看清楚了,站在这边的两个人,是否就是你要状告的蓝亿财先生,和林立律师。”

    “我错,我就是要告他们合谋篡改我先生的遗嘱,他们想合谋抢夺我蓝家的财产,我要告到他们坐牢”

    “梅少芬女士,请你冷静,这里是法庭,不允许你这样喧嚣。既然你说蓝亿财先生和林立律师合谋篡改你先生的遗嘱,那么你有什么证据么”

    “有,只要拿我先生的书信跟他们手上的那份遗嘱上的签名一对比,就能分出个真假来”

    这个官司其实打得是非常的无聊,因为核心明了,也没什么好争辩的,主要就是看物证了,物证能说明一切,什么律师不律师的,那些公式般的询问一过场,重心马上落到了陪审团的身上,而陪审团的意见也主要来源于鉴定结果,因此,主宰着这场官司的,应该说是一个机器,一个通过扫描落笔轻重,辨别笔迹流畅度,以及字形风格来鉴定签名的真假的机器。

    当法庭文书把林立手里的那份遗嘱和蓝老太梅少芬所提供的书信字迹拿到一块对比的时候,法庭上的人无一不是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等待着鉴定的结果,只要结果一出来,法官的独木捶一敲,那么蓝家的亿万江山到底何去何从,很快就会成为定数。

    在观众席上除了蓝氏集团的诸多高层之外,还有蓝家的保镖,还有蓝梦龙还有一个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人,那就是法庭席上坐在最后面的,一个长发掩耳,长相和身材都明星气十足的男人

    正文 五百一十七章 老古的攻心术

    更新时间:2oo9124 21:22:37 本章字数:268o

    法院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审理过一宗如此重量级的案件,蓝氏集团在台北的影响力远超其他对手,因此就连法官也是前额出汗,紧张的看着法庭文书道:“文书,一定要多鉴定几次,切不可草率定夺呀。”

    法庭文书是个年轻的姑娘,只见她用机器来回的扫描了几十次,从蓝老太提供的书信中提取典型的字体出来进行不断放大,反复的和遗嘱中的签名进行对比,从各个角度去推敲,那怕是笔墨的均匀度也让她给对比过了,最后,走到法官台下,用手摸着自己的心房位置道:“法官大人,给位陪审团,我以人格保证,这份遗嘱的签名,和梅少芬女士所提供的字迹,完全是出于同一个人的手笔。”

    “哇~~”观众席上的人马上就炸开了锅。蓝老太伸手指着法庭文书叫道:“你个骗子,你说大话,你不得好死”

    法官见整个法庭一下字乱成了一片,于是马上用小木捶狠狠的砸了几下台面叫道:“肃静,肃静妈的,太不给面子了,庭警,谁不安静就把他轰出去”

    大家都没想到法官会说出这么粗鲁的话,但是粗鲁归粗鲁,有时候还就真的是粗鲁的管用,大家都怕被轰出去,所以就都安静了下来。

    辩方律师在上庭前收了蓝梦龙的一个大大的红包,现在一边倒的形势对他的这个官司来说,要打赢已经是没有任何难度了,也没有半分的悬念。于是便从文书的手里拿过那份遗嘱重新递交给林立道:“林律师,大家都是同行,今天虽然你是在被告台上,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严格的遵守我们律师的职业操守,将真相公诸于世。这份遗书请你在仔细的观察一次,看看是不是当初蓝亿发先生所立下的那份,如果这份遗嘱没有任何问题了,那么请你当着众多人对面把它读出来。”

    听审席上的人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有很多都是来自集团的员工,对这个已经没有办法改变的结局充满了无奈和失望,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蓝氏集团一落入蓝亿财手里的话,那他们跟着蓝氏集团所走过的这么多风风雨雨,所付出的这么多的努力,那也许就统统的都白费了,蓝亿财贪财就会,让他父子来经营,倒闭破产是迟早的事。

    林立用颤抖的手接过那份遗嘱,看了看道,接着开始宣读:“各位,吾病魔缠身已久,想必已不久于人世,特立此嘱,交代后事。吾走以后,吾名下的蓝氏集团以及在各大银行的资产投资的百分之八十,都将由吾的儿子蓝飞,和侄子蓝梦龙来继承,每人百分之四十。其余百分之二十,用于成立慈善资金会,也算是对社会的一点回报。在蓝氏集团的人事安排上,吾也做了小小的变动,吾之侄子蓝梦龙天资聪慧,品性优良,深得吾喜爱,吾儿远不及此,甚是可惜。因此,吾要把侄子蓝梦龙任命为蓝氏集团总裁,掌管蓝氏集团的所有业务,希望集团上下都给予支持,多多帮助,只要蓝氏集团在梦龙的努力之下蒸蒸日上,云盖亚洲大地,那吾即死,亦足矣。望亲,不必悲伤。”

    陪审团们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如今物证俱在,已经没有什么可进行深思的,就等着这遗嘱宣读完毕,提交陪审报告然后拍屁股走人。

    蓝老太此时面无血色,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为什么鉴定结果会是这样,他相信老头子绝对不会是这样立遗嘱的,如果说鉴定没错的话,那为什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老头子有什么把柄被那个蓝亿财给捏在手里,不得以而为之。

    说什么都没用了,偌大的一份家业,就要落入贼手,虽然蓝飞也有百

    分之四十的股权,但控股权在蓝梦龙手里,迟早也会把那蓝飞的那百分之四十给吞掉。

    蓝老太绝望了,在一片哗然声当中,法官依照陪审团得出的结果,惊堂木一拍道:“本庭宣判,梅少芬女士状告蓝亿财先生密谋篡改蓝亿发先生遗嘱罪名不成立请问蓝亿财先生,你是否要追究梅女士公然诽谤之罪”

    蓝亿财一脸得意的笑道:“不用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和气生财嘛,男人就是要有男人的度量只恳请法官大人顺带宣判遗嘱事宜。”

    “嗯,做得男人,当要如此宽宏大量,方可能成大事。”法官拿起惊堂木又拍打了一下,道:“本庭宣判,蓝氏集团的百分之四十股份由蓝梦龙先生继承,并且继承其董事长”

    蓝老太的人已经完全绝望了,一个个的准备起立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有人在后面吹了一声口哨,把法官的宣判给打断了

    法官大怒,站起来厉声喝道:“大胆,到底是谁在本庭之上恶意喧嚣,挑战本庭之威严给我拿下”

    大家朝着口哨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忽然都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尤其是林立,头颅开始不规则的乱点,神经绷紧到顶点,呼吸明显的加大了起伏。

    只见观众席最后一排的中间位置用封口贴着白纸黑字的一块大纸牌,上边写</br></br>
Back to Top
TOP